“双减”威慑渐次袭来:校外培训机构治理最新三大重点解读

    2021-04-01点击:

国务院新闻办3月31日举行新闻发布会,介绍深入贯彻“十四五”规划,加快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有关情况。

  近日校外培训机构整治的消息传出,引起资本市场震荡。教育部是否会出台一些最新的措施?

 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在发布会上介绍,今年教育部把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工作列入重点工作任务,将会同有关部门按照系统治理、标本兼治的工作思路,采取更加有效的措施,进一步加大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力度。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,今年1月底,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召开2021年教育督导视频部署会。目前,多个省教育厅已明确表示,将“双减”(即减轻学生作业负担、减轻校外培训负担)专项督导作为今年教育督导的头号工程紧盯不放。

  下一步校外培训机构治理重点将是哪些?亦可从3月31日国新办发布会看出端倪。吕玉刚介绍,对校外培训机构,将从严审批培训机构,强化培训内容监管,创新收费管理方式,规范培训行为,严肃查处违法违规培训行为。

  维护义务教育良好生态需要校内课外、学校家庭社会协同努力,这也涉及到随迁子女上学难,县域高中建设,招生秩序规范等问题。

  地方“双减”渐次展开

  自从2018年8月开始新一轮校外培训机构治理以来,取得成效的同时也存在问题。

  吕玉刚在3月31日新闻发布会上介绍,主要表现在校外培训仍然过热,超纲超标的培训行为仍没有得到根本解决。一些培训项目收费居高,有的培训机构退费难、卷款跑路的问题还时有发生。

  “这些问题的存在,既加重了学生的学业负担,也加重了家长的经济负担和精力负担,对此社会反响非常强烈,广泛呼吁要进一步加大治理力度。”他说。

  在线教育近年来站上“风口”,吸引大量资本进入,又给校外培训行业带来新的问题。

 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负责人今年1月接受中央纪委监察委网站专访时介绍,当前校外线上培训机构普遍通过融资进行资本运营,但过于逐利,一些线上培训机构为了获取客源,不把钱用在提高服务质量的刀刃上,在各大媒体上铺天盖地地做广告,营造所有孩子都需要参加培训的氛围,加重家长的焦虑。还有一些线上培训机构为了占领行业主导权,恶意降低收费以赔钱的模式运营,挤垮中小机构造成行业发展不平衡的同时,自身也面临经营风险。

  “双减”可谓特殊时期开展的特殊治理。尽管未见中央和地方具体工作部署,但从官方信息中可以捕捉到其重要性。

  比如,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2021年教育督导视频部署会要求,将落实“双减”工作情况及实际成效列为2021年省级人民政府履行教育职责评价重要内容。

  而在多地发布的2021年教育督导工作要点中,“双减”被列为“上级教育督导部门安排的督评任务”。宁夏自治区2021年教育督导工作要点提出,将“双减”纳入对市县级政府履行教育职责评价重要内容。

  从严审批培训机构争议

  值得注意的是,校外培训行业已经演变为线上、线下两种业态,相应的监管手段也有区别。

  从监管角度而言,线上培训与线下培训最大的不同在于审批环节,设立线下校外培训机构需要先向县级教育主管部门申请办学许可证,而设立在线教育公司则不需审批办学许可证,只需向省级主管部门备案即可。

  吕玉刚在3月30日发布会上介绍,将从严审批培训机构。这在以前曾被纳入监管视野。

吕玉刚在3月31日发布会上提到,将强化培训内容监管。

  一些地方的“双减”工作中,校外辅导机构超纲教学、超前教学等行为,将会被重点“关注”。

  北京市教委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对超纲教学、超前教学的监管是一项难点,首先在于缺少教育教学专家对培训机构教学内容是否超纲、提前进行鉴别;其次是缺少相应的执法手段,目前主要依赖于抽查、暗访,及要求培训机构备案教学资料等方式进行。

  对此,从国家到地方的“双减”部署了一条重要手段:设立专门举报平台。由家长、学生举报违规线索,可以实现精准治理。各地“双减”工作还要求,要定期向社会公布各地举报和查处情况。

  在培训内容方面,甘肃省高台县2021年教育督导工作要点中,“双减”工作将重点整治校外培训机构错误言论、师德失范等不良行为。

  吕玉刚在3月31日发布会上还提到,将创新收费管理方式。

  2020年底以来,国内多地陆续出台校外培训机构预付费管理规定,明确要求培训机构把学费存入托管账户。

  据报道,浙江温州已经开始试点,银行推出“教培监管业务”,即培训机构在银行开立专门的账户,培训对象缴纳的学费放在这个专门的账户里,银行对这笔费用进行监管,根据协议规定分批支付给教培机构。

  在线教育监管特殊性

  在3月30日举行的首届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发展峰会上,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长刘林介绍,对于在线教育,政府政策基调已从“大力发展”转向“有序发展”,而且明确其根本属性为教育。

  国家发改委等十三部门2020年7月发布的《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》提出,大力发展融合化在线教育。国家发改委等二十八部门今年3月发布的《加快培育新型消费实施方案》则提出,有序发展在线教育。

  刘林指出,政策逻辑出发点首先是惠民生、促公平,与基础教育高度关联的校外培训将重新定位于以公益为主,行业发展不能用市场规律取代教育规律,机构经营不能以互联网思维覆盖教育思维。制度环境变化将深度影响行业发展。

  他还指出,随着“双减”相关政策文件逐步出台,K12培训相关教育机构、培训平台的可持续发展将受到重大影响,生存成长空间会被压缩,集中于K12的大量投资将不得不转向互联网教育其他赛道,从而带动整个行业的发展空间进一步重组。

  在线教育内容监管存在几处特殊性。教育部基础教育司负责人今年1月接受中央纪委监察委网站专访时介绍,培训机构主要采用的是自编材料,许多英语培训机构使用境外教材。此外,一对一的课程监管难度更大,特别是部分英语类线上机构,外籍教师身处国外,还没有对在线国际用工监管的政策,教育部门缺乏有效监管的手段。





    上一篇:外国人来华更便利!接种中国疫苗可享来华便